欢迎您进入黑龙江社区教育网!

您所在位置: 首页 > 文章列表 > 社教资讯 > 详细信息
社区教育的定位与发展方向
发布时间:2021/3/23    来源: 社区教育工作者培训教程

所谓定位,原指确定方位,确定场所或界限。社区教育作为教育的一部分,目前还属于实践探索阶段,被普遍认为是有别于学校教育的非正规与非正式的教育,从而定位于依托社区教育资源在社区中进行的教育培训与活动。 

本节重点讨论社区教育的发展方向。2010年教育部鲁昕副部长在杭州主持召开全国社区教育座谈会,会上对于社区教育发展达成共识。会议提出了社区教育发展的三个内涵:一是目标内涵——社区教育应该成为学习型社会建设的重要载体;二是任务内涵——社区教育应该成为构建终身教育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三是着眼点内涵——就是要着眼于服务民生,满足需求。 

尽管座谈会的召开已经过去6年多了,但是其对于社区教育的这些基本定位与发展方向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生过多的改变,教育部等九部门《关于进一步推进社区教育发展的意见》明确提出:“社区教育以促进全民终身学习、形成学习型社会为目标,以提高国民思想道德素质、科学文化素质、健康素质和职业技能为宗旨,以建立健全社区教育制度为着力点,统筹发展城乡社区教育,加强基础能力建设,整合各类教育资源,充分发挥社区教育在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推动社会治理体系建设、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形成科学文明消费方式、服务人的全面发展等方面的作用。” 

一、学习型社会建设中的社区教育

1. 学习型社会的基本知识

学习型社会是美国学者罗伯特·哈钦斯于1968年首次提出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教育发展委员会编著的、被誉为当代教育思想发展中里程碑的报告《学会生存》,特别强调终身教育和学习型社会两个概念,把学习型社会作为未来社会形态的构想和追求目标。

陈乃林在解读学习型社会主要内涵与基本特征时概括为四个方面:学习型社会是一种以学习为动力,以学习求发展、谋发展、促发展的社会;并且是一种社会形态、社会结构,特别强调是一种未来的社会形态;同时,还是“教育社会化、社会教育化”的教育一社会一体化的社会;从其根本目的看,学习型社会更是一个以促进人的发展为目的的社会。

2. 社区教育在学习型社会中发挥的作用

陈乃林在分析社区教育的定位与功能的基础上指出:发展社区教育是建设学习型社会的奠基工程:基于社区的草根性、自治性,夯实了社会发展的根基;因此加强社区教育投入,就能够为建设学习型社会奠定物质基础;同时,加强社区教育体系建设,就能够为学习型社会奠定制度基础;在坚持以人为本的核心理念方面,又成为锻铸学习型社会的人文基础。

当前,全国社区教育在不同地区的实践,通过开展丰富多彩的各类教育培训活动,对于推进基层创建学习型组织确实发挥着积极的作用。

社区教育进社区、到基层,在提高居民素质的同时,有效地促进了邻里和睦与社区和谐。成都市的楼宇学堂就是办到基层的,服务于最小的居民单元。广州市开展创建幸福社区活动中,通过社区教育的培训培育了基层社会组织,其中,夏港街的普晖社区就活跃着不下10个基层群众组织,这些组织活动在社区的各个“网格”中(普晖社区已经实行网格管理,社区按照地理方位分成8个网格),社区教育培训活动与社团组织的各类文化体育活动都直接在这些“网格”中开展,在提高居民整体素质的同时,增加居民有效相聚的机会,凝聚人气,融洽了和谐的氛围。

在构建三级社区教育网络与运营体系中,许多地方加强了社区教育工作站的场地与设备配置,有效夯实了基层阵地。深圳市宝安区出台基层社区教育工作站的建设标准,通过几年的努力,各基层社区教育工作站的硬件设施更加完善。社区教育结构设置在一些地方已经延伸到第“四”级,其制度体系更加完善,这对于社会治理体系的完善发挥着积极的作用。

【参考案例】上海市青浦区的练塘镇,茭白种植历史悠久,且产量很大,但是茭白的食用部分所占体积很少,大量的茭白叶就成为废物,如果焚烧又会造成大气污染。在建设社区教育实验基地的过程中,他们聘请专业人员为当地居民教授用茭白叶进行手工编织的技艺,制作成精美的工艺品,并协助联系销路,形成产业链,使这些用茭白叶制成的工艺品畅销海外。在这个案例中,社区教育发挥了三个作用:提高居民素质(技艺)与生活质量(增加百姓收入),同时还改善环境(绿色环保产业),而且这三个作用又都在推进学习型社会建设中展现了很好的效益。

在以人为本的发展理念中,社区教育对于学习型社会建设实实在在地发挥着奠基工程的作用。

二、终身教育体系中的社区教育

终身教育和学习型社会的理念是同时出现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报告《学会生存》中的,这表明终身教育和学习型社会两个概念是未来社会形态的构想和追求目标的关键词。

马成成是这样概括的:终身教育是一种开放性的教育制度,主张教育民主化和教育个性化。教育民主化是指教育对所有人都是平等的,教育个性化是指个人都具有自发学习和终身学习的意识。在终身教育过程中,教育不再是局限于学校的活动,也不再是某一个年龄阶段或者是某一部分人的特权,而是贯穿于人的一生之中,贯穿于人类活动的各个角落。

与终身教育紧密相连的另一个概念是终身学习。终身学习具有主体性、终身性和社会性等特征,强调学习者的主动性和主体地位,强调把人的一生都作为学习和接受教育的过程,强调发挥学习者的主动性和能动性。

社区教育恰恰在教育的民主化与自由化两个方面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尽管社区教育是非正规的或者是非正式的教育,却能够在终身教育体系中发挥着正规教育所不能涵盖的作用。

先看看民主化的问题,社区教育对所有的人群都是平等的,涵盖了自呱呱坠地的婴幼儿(当然主要是通过对其父母与爷爷奶奶们)到白发苍苍的老人的教育,同时又涵盖了土农工商不同的职业群体。

【参考案例】上海社区教育的发展主要是通过实验推进的,静安区的“聚焦两白,提升凝聚力,增强服务力”的实验,就取得很好的效果。静安区位于上海大都市的核心区,“两白”人员集中,如何发挥社区教育民主化功能,服务这些人群就是突破点。对于白发人群,课程开发的着眼点就是要达到“老有所学、学有所为”。这些实验的结果是形成了140多支老年学习团队,这些群众组织不乏“银发达人”,在上海世博会期间,随处可见这些达人参与世博会的交通服务等方面的工作。对于白领而言,尽管其文化程度都比较高,但其学习需求是多样性的,静安区社区教育工作者通过走访调研,为满足其需求,开设“奢侈品鉴赏”“服饰搭配”等课程,满足其不同需求;还组织“慢阅读”读书会等活动,从而形成了风格各异的不同“圈友会”。

再看看教育的个性化问题,也就是在培育个人自发学习与终身学习的意识方面,社区教育仍然发挥着积极的作用。这是由其非正规与非正式的特点所体现出来的。社区教育学习方式的多样性为培育个性化学习提供了可能,你讲我听、你演我记的课堂模式已经很难满足不同学习者的学习需求了。终身学习同样需要模式的多样性,近几年,许多地方的社区教育工作者都在探索新的学习模式。

【参考案例】北京海淀区的中关村学院创新实践了体验式学习模式,推动社区教育发展,加快了全面构建区域终身学习系统建设进程。诚如李红的论述:基于社区教育多元和复杂的基本性质,特别是拓展性、延伸性、补充性、增值性学习的特点与需求,要提高社区教育的效度,必须要引入新的学习模式——“体验式学习”。为此,中关村学院创设了学习体验中心,内设“红酒体验室”“品茶体验室”等,其课程体系可概括为“柴米油盐酱醋茶”与“琴棋书画诗酒花”的“雅俗共赏”,学习方式融合初级体验、系统培训与社会实践、专题讲座等,为学习者提供了多样性选择。

【参考案例】广州市黄埔区少年宫针对青少年的体验式学习基地,同样是颇具特色的。随着都市化的进程,城市的孩子看不到田园,甚至五谷不分,少年官特别保留了一块土地,为青少年体验农耕服务。土地不大,但品种繁多,主要是不同品种的蔬菜、瓜果。中小学生到基地体验,既能够听取农业科技人员的普及型讲座,又能够亲身体验栽培与种植的乐趣。每次活动少年宫都釆取“抽奖”的形式,获得“大奖”的参与者就可以得到一块1平方米土地一年的产权,拥有从种什么、如何种植到收获产出物的处置权,少年宫聘请的老农会随时提供指导与服务。这里的陶艺馆,每年服务前来体验的青少年都超过10000人次,从和泥到捏制、上模都有专业人员给予指导,烧制出炉后的成品还可以拿回家作为纪念品留存。

社区教育没有必要包打天下,用上海终身教育处庄俭的话说,就是“补短板”(“补短板”已经写进教育部等九部门的文件中)。学历教育、职业教育等教育行政重点推进的领域,自有学校系统去推进(全国电大系统与职业教育系统在这方面具有明显的优势)。但是,中小学生的校外教育,农民专业技能,二、三产工作人员的短期职业培训,以及广大居民,特别是老年人的休闲养生等方面在目前都属于“短板”,补充这些“短板”既符合终身教育的民主化与自由化,又适合推进学习型社会建设,社区教育任重道远。

【参考案例】未成年人的教育问题,就属于“短板”,孩子健康成长是每一位父母的心愿,陪孩子一起成长是义务,亦是责任;是幸福,亦是快乐;陪孩子一起成长,是经历,亦是成熟;是哲学,亦是门艺术。深圳宝安区沙井街道上星社区,是“村改居”的社区,社区的整体文化修养尤其是家庭对孩子的教育方面有待提高。社区是青少年除学校之外接触最多的社会场所,他们的知识更新、娱乐休闲、社交学习、健康锻炼等活动很大一部分是在社区中完成的。青少年一年中有超过三分之的时间是在社区中度过的;开展健康有益的各种校外活动,提高他们的思想道德素质就成为社区教育工作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主要做法:加强领导,完善制度。把社区未成年人教育工作列为社区教育的重点工作。重视未成年人教育宣传,营造良好的社区教育环境。强化教育从娃娃抓起的理念,充分利用假期及纪念日开展活动。通过开展丰富多彩的活动,让青少年在得到学校、家庭教育的同时,体味社区教育的情趣。举办以家长与孩子共同互动、体验、参与相结合的活动,形成亲子互动、体验、讨论、思考等多种方式结合的双向及多向的教育形式。融入以孩子为本的主导教育创新理念,充分尊重孩子的心理健康发展规律,尊重孩子的人格、自尊发展;做到关怀而不干涉、尊重而不放纵、分享而不教导。

上星社区未成人教育案例以提升未成年人的综合素质,体现社区教育与学校教育、家庭教育不同的职能。社区的未成年人教育融入以孩子为本的主导教育理念和创新的教育形式,搭起亲子沟通平台,陪孩子一同成长。针对广大青少年及其父母,举办以“智慧母亲·爱心筑家”的亲子体验活动,有组织有计划地开展多种形式的社区教育,围绕未成年人素质需求进行各类宣传教育,合理安排好在学校以外的时间,引导他们开展健康有益的各种校外活动,培养孩子自我认同和价值感,在父母与孩子共同参与的团体活动中通过具有教育性、辅导性、体验性游戏活动的特色,为社区教育开展增添了温情、快乐、责任的元素和范例。

三、社区教育与服务民生满足需求

社区教育能够在其目标内涵与任务内涵准确定位,其着眼点内涵也就明确了。陈光耀概括了“满足需求”与“引导需求”两个关键词:“满足需求”就是要“树立以人为本的工作导向,把服务群众同教育引导群众结合起来,把满足需求同提高素养结合起来”,根据市民的不同需求,组织开发科普知识、健康知识和生活常识等社会文化生活培训课程,以及外语、书法、绘画、歌舞、棋牌、编织等兴趣活动类的课程。“引导需求”就是要“积极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全面提高公民道德素质,培育知荣辱、讲正气、作奉献、促和谐的良好风尚”。从各地的实际出发,开发了包括形势任务、国情、市情、区情、社会公德、文明礼仪和法律法规等课程。

在当下,还要特别关注“社区科普益民”的工作,提高科普服务的覆盖率,广泛开展社区科技教育与活动,并且更加关注青少年校内外科技教育活动。

社区教育作为政府的民生工程,还要紧紧围绕“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的目标而有所创新。陈乃林认为,除了政府重视以外,创新社区教育治理体系要从五个方面考虑:创新社区教育治理体系的着力点是培育社会组织;支撑点是搭建社区教育平台和支持服务体系;突破点是积极探索市场机制;核心点是加强法制建设,推进治理体系法制化;生长点在于建立健全城乡一体化发展体制机制。

各地社区教育工作者在上述方面都进行着积极的探索。 

【参考案例】广州市黄埔区在创建幸福社区的过程中,探索了社区教育在培育社会组织中发挥的作用。结合广州市出台创建“幸福社区”指标体系中关于社区必须有不少于5个社会组织的要求,他们采取三步走的策略:

第一步——构建平台,聚合相同兴趣爱好者。在创建幸福社区的过程中,在街道层面启动了“孵化社会组织”项目,项目组最具特色的工作就是为具有相同兴趣的社区居民打造了一个从互相了解到聚合的平台,让那些有着共同兴趣爱好的居民互相了解,从相识到聚合,逐步形成需求比较一致的“学习圈”。

第二步——培训提高,形成学习共同体。社区学院针对这些有着相同兴趣爱好的人群所形成的共同“学习圈”,组织专业培训教师开展相应的培训活动。通过培训提高,把兴趣爱好群体转化为学习共同体。通过培训提高,在夏港街的普晖社区就有了“凝聚”武术太极队、广场舞“明汇轩和谐队”、年轻妈妈舞蹈队、综合活动金秋队”、星光老人合唱队等团队。

第三步——互助合作,创立民间社会组织。按照广州市的相关规定,社区一级的社会组织可以采用登记制,街道主管这项工作的社会事务科指派专人辅导各社团撰写组织章程,协调推选负责人,完成登记等相关手续。

各地在社区教育平台与服务体系的创新方面与时俱进,结合不同的地方特色进行探索。深圳市宝安区在引入市场机制方面已经有比较成功的经验。依法行政成为各地探索的重点,福建、上海、河北等省市,太原、宁波、成都等城市都已经为终身教育、社区教育立法。落实教育中长期规划中关于“广泛开展城乡社区教育”的发展思路已经为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所重视。

关于社区教育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宋亦芳认为:重点在于提高创新力、整合力和自治力。其关键要素是人,是参与社区教育管理与教育教学的人。随着社会组织的参与与民间社团的形成,其带头人也必将成为推进社区教育的重要力量,因此,结合培育社会组织并重点培育这些带头人也很值得关注。社区教育自治力的提升,需要在基层拥有一大批志愿者。提升治理能力,还需要社区教育服务功能的再造。社区教育要实现教育服务的发展,不能满足于现有的工作模式,要跟进社会治理创新的进展,主动融入新的社区工作格局,把社区教育渗透到社会治理的各个方面,成为社会共同服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着眼于服务民生要落到实处,就必须“重心下移”,要面向基层群众,特别是社区低收入群体、进城务工人员、下岗失业人员、残障人士等,为他们提供迫切需要的学习内容和学习方式。这就必须建立健全街镇、村(社区)这两级的社区教育机构,并且要切实落实场地、设施与人员配置,通过整合资源招募专兼职教师志愿者。

针对“广泛”二字的落实,面上的普及与点上的提高应该成为今后一段时期社区教育发展的重点。面上的普及,就是要在全国各地普遍推开,这主要依靠各级政府与教育行政部门的积极推动;点上的提高,则需要各地社区教育工作者的努力与创新,特别是全国社区教育示范区、实验区以及各省市的实验区(目前仅占全国区县总数的14左右)更好地发挥示范与引领作用。

面上的普及,还必须重视互联网技术的应用。网络的特点在于共享性、交互性、开放性,以网络为环境开展社区教育是现代社区教育发展的趋势。全国各社区教育实验区以及各省市的实验区大多都开发了社区教育相关网站,但是就目前的运作情况而言,效果不是很好,有些网站的“孤岛”现象发生了。另外,当通信行业主流的趋势从互联网过渡到移动互联网之时,社区教育数字化资源及其平台功能热调整也成为趋势。基于科学技术的变化与社区教育发展两方面的原因,社区教育网络学习应当在两个方面有所变化:其一是解决资源共享的问题,链接“孤岛”,为学习者提供更广泛的选择;其二就是开发以手机为接收端的微课程,让学习者在“碎片”时间也能够参与学习。

点上的提高,则要培养与造就一批热心于社区教育并且具有创新精神与能力的年轻人,这是社区教育可持续发展的需要。在基层,这些年轻人富有活力,能够结合其本土特色开发适合地方特色的课程,服务于社区居民素质的提高与社区和谐。同时,还要通过“老带新”的模式培养这些年轻人进行专题研究,创造性地梳理与总结经验,形成具有借鉴意义的东西,从而实现社区教育的可持续发展,并进一步促进面上的普及。

  • 黑龙江社区教育网移动端

主办: 黑龙江省教育厅

承办: 黑龙江广播电视大学

黑Icp备11003187号-4